上個月投稿的一篇文章被雜誌社確定刊出了。很高興。

IMG_0022.JPG

感謝貓太郎之前提供的資訊,讓我知道有這樣一本可以給素人創作家發揮的雜誌。

其實我也只是喜歡寫寫文字,看看風景,沒有想過要紅。(迄今也沒有紅過)所以寫東西只是一個可愛的興趣,而文字出來的感覺也跟每次的心情轉折有很大的不同。

這次的文章本來是會刊登在雜誌上,我也投稿了封面。但截稿後,雜誌方面發表聲明說改變型態,以後成為線上閱讀的網路小說,或可能成為電子書、手機雜誌等等。(也許是第一期賣的不是很好...)其實心裡面是有一點點不捨得。因為對我而言,刊登在網路上的東西,已經太多太多,我也可以寫在自己的部落格就好。而且也許是做設計相關行業,以前作週刊時,對於印出來的東西就是有莫名的情感,打樣跟final版本都不算真正的完稿,一定要東西印出來,拿在手上,看到它的光澤跟質感,那才是完稿,才是一種完美的感覺,才是完成這份工作的感覺。所以我多少還有點失落。
但是能參加這樣的活動,並且得到雜誌方面的肯定(刊出確定),也是另一種鼓勵,所以其實也很為自己感到開心,我想我又朝著自己的夢想更前進了一步。

朋友看過之後,說他覺得那是個很淒涼的故事,問老闆有沒有好一點的。
我想我現在沒有辦法把這個故事的後續繼續說下去,因為我現在有太多太多的淒涼需要出清,然後把很多快樂跟開心囤積起來,也許哪天等淒涼都賣完了,我的開心跟快樂已經生利息了,就也可以拿出來賣,但又不會少了太多。

 

其實最近的我很失落。

我想是週期性的低潮,就好像月亮潮汐一樣。很多時候我們都以為潮落會有潮起,但是潮落之後我們卻焦慮著什麼時候才要潮起。

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努力,但努力的成果往往都不夠多不夠好,我知道我身上背負了太多的原罪跟期待,但那些都是我無法去改變的命運。好像性別你不能選擇,你的原生家庭你不能選擇一樣。

我們很努力的想要得到愛,並且說服自己其實不需要別人給的愛。因為我們害怕會得不到,所以催眠自己不需要。我們可以轉移那些情感到很多地方,也許是相機,是貓,是工作,但有條件的愛仍然滿滿的存在。

從小我們就學到「愛,都是有條件的」。大人會說姊姊比較聰明,所以疼愛姊姊。會說妹妹比較漂亮,所以疼愛妹妹。我相信姊姊跟妹妹其實也是一樣焦慮的「我功課不好,父母就不會愛我了」「我變醜了,父母就不疼我了」所以我們開始害怕擔心,開始失去安全感,開始焦慮。我們覺得,我們一定要表現的是別人的期待,才會有人來愛我們。
長大之後的我們,雖然已經遺忘了小時候的記憶,但那些恐懼並沒有減少一絲一毫。
「如果哪天我哭鬧了,這個男人就會離我而去。」
「如果哪天我不再拿錢回家,父母就會不再愛我。」
我們可以轉移,我們催眠自己說,我們不需要父母的愛,於是我們躲在自己的小世界裡面。我們可能有很多朋友,我們跟朋友出去玩。有人可能養了很多的貓。有人可能埋首於工作,有人可能沈醉於興趣,告訴自己不需要別人的愛。但我們也是在討愛,我們不斷的想要證明自己,我們覺得「我要是沒有很努力很努力,就會沒有人要愛我,就會不知道自己為何存在」。

我們努力工作,渴望得到上司的提拔、同事的愛護。我們養貓,渴望得到貓咪的依賴與撒嬌。我們交很多朋友,渴望得到朋友的認同。我們買很多相機,渴望填補內心缺少的那一塊。我們付出很多,我們變成工作狂、瘋狂的貓奴、朋友的垃圾桶、莫名的收藏家。但我們究竟是什麼?

 

有時候,我們很努力,有時候,我們又很洩氣的推翻了自己。

我們努力了再努力,當一切好不容易變得跟常人無異的時候,卻發現即使再怎麼前進,也走不進去被關起來的那一塊了。
很洩氣

我知道,也許對某些人來說,這樣已經夠好了,但對自己而言卻永遠都不夠。
我們看清了自己的缺點,所以對別人的讚美聽不進去。
我們不覺得自己配的上更好的,因為我們沒有想像中的努力。

 

我們都被有條件的愛給綁在了這個地球上,後面掛著太多複雜的思緒與情緒,所以我們一直想飛,卻只能看著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* 的頭像

♥ Hello! Stranger

*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